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I'm so tired

洗完一大桶衣服,累得要死,我觉得我的手指都要泡烂了。

我都不知道我是怎么了,身边的姑娘发生了一些事,匪夷所思,叫我。虽然置身事外,还是觉得很烦躁,心里堵得慌,愤恨却又心疼,真是无奈啊,我后知后觉到那样的地步,或许真的该谈场恋爱积累一下经验。

早上起来眼睛都在痛,好像在冒烟一样的感觉,中午回来直接趴在桌子上睡了两个小时,断断续续做了很多梦,她们说我疯狂地大笑,可是梦里的情景只剩下模糊的记忆了。我从小就有睡着的时候大笑的习惯,常常非常恐怖,吓到别人,这不会是种病吧?

这几天心里空落落的,不知道为什么这么低落,仿佛什么都提不起兴趣,超级累,庐山也不想去了,又不好意思扫她们的兴,所以大概还是要去爬山。江西,又是个没去过的地方。

我想在床上躺一整天。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LA是个遥远的名词

悦在QQ上告诉我的。
又是一个人,在海的那一边,在那个我一直想要去看看的地方,LA,十年前那里有X的工作室,现在那里还住着林佳树同学。
西海岸,加州的阳光很好,长长的海岸线,据说是美丽的城市。

恍惚间仿佛回到了08年,吃惊到根本无法静下来,不能集中思想考虑任何问题。我明明是摩羯座,却总是为了他失去冷静的判断力。进而感到气恼,或许我已经过了单纯喜欢着他的年纪,我的第一反应是他怎么可以这样做,怎么可以放弃和团队在一起作战,却要去那么敏感的地方孤独的参加一个2000人的SOLO。

心是疼的。XQ上铺天盖地是他的帖子,我一向明白网络上的人什么话都可以说得出口,XQ是什么地方。可是还是希望看到有人为他说话,有人依然支持他。隐隐有被负的感觉,更多的是怕他在日本不再受人喜爱,怕他被KT其他人排斥,怕他在事务所里不开心,怕自己没有机会看一眼舞台上的他。我这么的担心,这么害怕,或许我真的把他当成“儿子”那般看待了吧,看不得他受一点点委屈,看不得别人对他一点点非议。

也不是没怀疑过,那个责怪他的自己是不是不再喜欢他了,否则怎么忍心去说他。然而说到底,我还是能理解他追求自己梦想的愿心,还是选择陪他走过二十几岁轻狂不羁的阶段,我清楚地知道,如果我喜欢的是龟梨和也,喜欢的是山下智久,喜欢的是锦户亮,喜欢的是KK,喜欢的是大神,我会开心许多,安心许多。但是,喜欢一个人,怎么可能不伴随着痛苦呢?如果只有甜蜜,注定不会刻骨铭心。我喜欢的赤西仁是有才华的孩子,是内心温柔的孩子,是有想法也有担当的孩子,可他也会任性,也很固执,我又有什么权力去阻拦他呢?

其实,也算不上什么大事件,J家总喜欢把事情搞得跟什么似的,试想哪个组合没闹出过些许事,没传出过不和的传闻,何况这是个有番组,有详细工作安排,有工作人员规划的海外工作,和被公司派出公干一个性质。我不需要惶恐,只要相信他就好了。

即使结局是我最不愿看到的那个,我也是陪你坚持到底的那些人中的一个。

历史的人质

爱新觉罗·溥仪

宣统,三岁就登基做了皇帝的小孩子,和太监一起关在监狱里劳改,能说一口流利的英文,幼时聪明淘气,风雨飘摇了一生。

如果这是个耽美文里的小受男主角,或许一个好文笔的作者能炮制出一篇美文,但历史绝对不是个仁慈的写手。

我要去找他的《我的前半生》

回归平静的生活

我递了辞职书,犹豫了那么久,挣扎了那么久,终于,我失去了所有的热情。

不是没有野心的,去年面试过后的那个晚上,还担心地发短信给欣姐,那时觉得自己如果能被选上,一定可以干出一番如何如何的事业。那么棒的伙伴,那么积极的组织,甚至那么好看工作服。

但是现在却只觉得累,觉得心里非常疲倦,厌烦了毫无意义所谓的新闻稿,厌烦了没有自己的私人时间,电话随叫随到,却全是没有兴趣的事。我以为我进入的是一个充满生命力的大家庭,然而我只是一次又一次发现组织本身不断地妥协,不断地追求一些形式主义,明争暗斗,表面上你好我好大家好,私底下却又是另一个嘴脸。如果靠的是不断吸引新鲜的力量来延续自己的生命,总有一天会失去立足的根基。

况且我自己是什么样的人,我也很清楚,我懒散,任性,固执。不知为何我总给人一种温和,孩子气的感觉,可摩羯的特质我毫无疑问地具备,对于已被判断为舍去的不再爱的事物,我是无情无义。

我需要拥有自己的生活,我有很多想看的书,有很多喜欢的杂志和电影,有那么多爱的宝贝,我想和身边的朋友有更多的时间腻在一起,我想在星期六睡到太阳照在脸上,想在逛街的时候不必顾忌那些待人接物的繁复的礼仪,想在和父母朋友打电话的时候,可以不抱怨工作,可以尽情地诉说那些奇奇怪怪的小事……

唯一舍不得的是一群很好的朋友。认识他们是我的幸运。即使离开了,我相信爱我的人,我们的心也不会相隔太远。

从现在开始,我只想平静地生活。

三月飘雪

自从回到武汉,就只出了一天的好太阳。接下来的日子,除了阴雨就是大风,今天连雪也下了。我这么怕冷的一个人,亏得带来一件羽绒服,否则真是要活活冻死在这个地方了。

不明白今年怎么会冷得这么漫长,四月樱花随风而落的景象,本是来武汉少有的几件期待的事之一,现在却不免担心还能否见到,或者,在那个温带海洋性气候的岛国,才是樱安居的场所,即使背离故乡?

成日的不想出门,甚至不想从电热毯里面爬出来,一个月中午起床,一天两顿的懒散日子,一下子好像无法很快适应繁忙的学习生活,我要快振作起来!

We don't care

XQ叽叽喳喳吵了几个帖子,翻了几十页,我真是谢谢那些啦。

我本来也没指望他靠这部小众文艺片能捞到啥实惠,反正有资源总比没资源好,能多看看他总比看不到他好。
砸就砸了呗,现在这年头,有几部电影不砸,我也没奢望他能给我来一部阿凡达不是。

儿子,大不了我们回去买块地种西瓜去!

你看我差点就忘记了

我以为我会永远记得很清楚,却原来时间久了,还是会慢慢淡忘掉。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显而易见的是,那个穿色阿曼尼的男人爱你
但是他自己都没有意识到吧

北都,我现在也买得起香奈儿的口红了

世纪末都过去10年啦

我脑补你们相亲相爱

生而为龙

每次天气预报要播半小时的国家跟人家今天全国天气晴完毕的国家真没啥好争的

————XQ油菜花

template by Lazy Diary

copyright © 桑尔庄园 all rights reserved.

FC2Ad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